年会前夕,槲栎鹄立【CA亚洲城】

年会前夕
年会前夕今天就是公司年会了,昨天下午到处都是排节目的声音,我平时下班后都是不着急走的,可昨天我出公司门发现楼道里也是排节目的声音!旁边的公司已经把楼道都霸占了~于是乎,我昨天早早的下班去楼下吃东西,但是吃的太急,胃部舒服啊!

“看这天气要下暴雨啊,你带伞了吗?”沐白掀开窗帘一角看了看天上不断翻卷的黑云,对夏木问道。
  “没呢,沐哥,警局离我家挺远的,而且这天气我也撑不了伞,要不你开车送我回去?”夏木眨巴眨巴眼睛。
  沐白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石英腕表,分针刚好转过一圈:“走吧,下班了,我送你回去。”
  云低低的,压在洛市上空,毫无征兆地把雨水倒下来,漫天瀑布。庞涛离家大概还有百米的距离了,猛地一下,天地寂静的一瞬忽然轰鸣起来,他被接连不断的雨水糊在脸上,不得不低着头,把手放在额头上遮雨,就算这样也只能看到脚前的这么一小段距离。
  路程过半,庞涛就不得不用手提自己裤子,这是一条宽松的黑布短裤,吸满水后变得饱满软润,沉沉的,奔跑的时候,一震一震地往下滑。
  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的人很多,撑伞披雨衣,盯着脚下三分地。虽然庞涛脸皮厚的和城墙的地基似的,但是在大街上露腚狂奔也是难以接受的。
  庞涛用了一个世纪半走半跑过这百米距离,站在屋檐下,怒视外面雨幕中的世界,低声骂道:“这鬼天气。”拖着湿哒哒的身体回到了楼上。
  庞涛洗完热水澡,突然想到晒在阳台栏杆上的棉被,披件浴衣匆匆赶到阳台。暴雨来得快也去得快,不过天还是黑的,不知道太阳落山了没。
  “狗日的。”庞涛费力地把画着史努比的被子拉上来,浸满水的被子死沉死沉的。楼上传来说话的声音。
  “冕旒,我该怎么办?”
  “睡一觉,不要想太多。”
  两个女生的声音,挺好听的,第一个声音有些轻,不是很清楚。听声音就在楼上。
  庞涛伸长脖子,看到楼上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两只手撑着护栏,身体伸出阳台,大眼睛,卷睫毛,粉红的薄嘴唇,尖细下巴,一件简单的圆领白上衣,很清爽的女孩。但看不到另一个女孩,只能听到声音。她们隔着一堵白墙说话。
  女孩意识到一个肿胖的物体出现在自己视线边缘,衣服半敞着。女孩明显被吓了一跳,缩回了身子,说话声也没了。
  庞涛有些失落,也缩回身体,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拍拍充满弹性的肚子,清脆的回声。
  庞涛卧在床上,准备用电视慰藉自己受伤的心灵,《槲栎鹄立》刚好在放片头曲,他喜欢这个节目,搞笑又不失内涵,催情但不滥情,但是结尾扣人心弦,留个悬念,让他很想给导演祖宗烧上几炷香。
  天一早,尖利的鸟啼不断地扎他的耳膜,庞涛从冒着热气的世界醒来,还有些恋恋不舍,那里到处是流着乳黄色酱汁的夹心汉堡、金黄脆嫩的吮指鸡、冰镇爽口的可乐……昨晚因为看得太过入迷而忘记了吃晚饭,肚子饿的都缩了一圈,推开窗想吸一吸天地灵气充充饥,听到楼下的喧闹声。
  又是警车,我肯定命里缺金,和警察过不去。
  “我早上敲门没人回应,打电话也没人接,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但被铁链锁上了,我觉的可能有什么问题。”徐冕旒担心地说道。
  “夏木带上钢锯。”沐白上楼。
  徐冕旒指出位置,门上面贴着415的标签,半掩着,可以从中看到里面连着的金属链条,夏木用钢锯锯开后,沐白、夏木、徐冕旒走了进去,房间很干净,清晨的阳光从打开的门窗射进来,照到漆木地板上的一大滩水渍,闪着光。门为什么不关?
  徐冕旒朝里屋走去。门口就是浴室,沐白推开浴室门,浴缸里的血红吸住了他,精神瞬间紧绷了。一个女孩跪靠着浴缸,头枕着浴缸边缘,右手浸在血水里。
  夏木将女孩躺放在地上,女孩面色苍白,手腕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死因应该是失血过多。徐冕旒从里屋出来,惊叫出声,然后迅速捂住嘴,神色慌乱跌坐在浴室门口的地上。
  沐白将她扶了起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我知道你现在有些不适,但还有几个问题,你能回答吗?”
  徐冕旒点了点头,目视地板。
  “昨天你们在一起吗?有发生什么事吗?”
  “昨天丽清她不太舒服,我们去一家面馆吃过晚饭后就回公寓了,然后各自回房。”她沉默了一会,“那场雨停了后她发短信叫我去阳台,聊了一会天。”
  “什么时候吃的饭还记得吗?”
  徐冕旒摇摇头,沉默了下来。
  沐白看她状态不好,便打消继续询问的念头:“好,谢谢你的配合,休息一下吧。”
  尸检的检验结果是失血过多而死,但是胃部还有大量没有消化完的安眠药。
  死者名叫叶丽清,由徐冕旒所说找到的香溪面馆,根据面馆老板的证实和未消化的食物可以推断出死亡时间大概在晚上五点到六点左右。
  搜寻一圈,在阳台内侧窗户的石墙上有相对干燥一块地方。沐白和夏木站在楼道。
  “自杀需要同时喝安眠药和割腕吗?”沐白站在事发门口看着尸检报告自言自语。
  “可能是为了保险吧!”夏木回答。
  “为什么不舒舒服服地躺在浴缸里,而是用跪着的姿势?”
  “还有徐冕旒……”
  “冕旒,很耳熟啊。”庞涛不知道从哪儿凑了上来。
  “你认识她?”
  庞涛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沐白。
  “你听到她们们对话是在什么时候?”
  “晚上六点,因为《槲栎鹄立》刚好开播。”
  “也就是说死者是六点之后身亡的。”
  “有没有可能有人从阳台护栏绕过来杀人后再翻回去逃离?”夏木突然问道。
  庞涛抢先回答:“不可能,这条路上的人还是挺多的,而且五楼而不是很高,如果有人从阳台护栏绕过去的话,肯定会被人看到。”
  这是一起简单的自杀事件吗?
  案子还在继续侦破中……
  

年会前夕

CA亚洲城 1

今天就是公司年会了,昨天下午到处都是排节目的声音,我平时下班后都是不着急走的,可昨天我出公司门发现楼道里也是排节目的声音!旁边的公司已经把楼道都霸占了~于是乎,我昨天早早的下班去楼下吃东西,但是吃的太急,胃部舒服啊!

CA亚洲城 2

CA亚洲城 3

CA亚洲城 4

CA亚洲城 5

CA亚洲城 6

CA亚洲城 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