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有轮回

各位权游迷们大家好,小编最近重刷了权游并读了原着《冰与火之歌》,希望能赶在《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到来之前带领大家熟悉、理解权游前面七季的构架、人物、剧情。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不会缺席的正义”。

小编在刷《权力的游戏》时发现一个规律:一个人的行为与其生死存在着一种具有平面几何般的对称美!

如何杀人,就会如何被杀,正义不会缺席,生死交织,如影随形。

比如在《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的第一集,奈德·史塔克手
拿寒冰巨剑,砍了一个从长城逃回来的守夜人。(其实这个守夜人是无辜的,他看见了异鬼)

而到了第一季的第九集,奈德被伊林·派恩砍头时用的也是奈德的寒冰巨剑。

奈德拿寒冰履行正义,砍了一个看到异鬼后逃回南方的守夜人,最后他为了女儿承认自己叛国,在民众的咒骂声中,死在了巨剑寒冰之利刃下。

《权力的游戏》中有许多让人痛苦的冤案,其中血色婚礼就让人感到严重的不适。

少狼主罗伯和凯特琳,以及一帮北境无辜将士,在孪河城被瓦德·弗雷屠杀!

正义不会缺席,到了第七季,二丫从黑白之院学城归来,一个人就杀了弗雷家族全部的男丁,为自己的哥哥和母亲以及众多北境将士报仇。

凯特琳在血色婚礼上被割喉而死,二丫也用割喉的方式解决了瓦德·弗雷。

诸神似乎是长了眼睛,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背叛者卢斯·波顿杀人,而他也将死于背叛。

在第三季,卢斯·波顿因为不服罗伯的统治,认为他太过于自大了。到了第六季,小剥皮也认为老剥皮碍眼。

就如卢斯·波顿背叛了罗伯·史塔克,而他的亲生儿子拉姆斯·波顿也背叛了他。

在血色婚礼上,老剥皮卢斯·波顿作为叛徒,亲力亲为,用匕首杀了罗伯;最后卢斯·波顿也不幸惨死在自己的儿子小剥皮的手上,用的武器也是匕首,一切都如几何般对称!

小剥皮在剧中作恶多端,他放狗咬女孩,把席恩变成臭佬,虐待三傻,放狗追杀三傻。

最终,琼恩赢下了私生子之战,三傻复仇,也放狗咬死了他。

不知小剥皮在玩猎狗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死在猎狗的利齿之下。

CA亚洲城,恶在哪里,便死在哪里,因果有轮回!

小编再举几个例子,兰尼斯特的士兵波利弗曾用二丫的缝衣针杀了她的朋友,之后在小酒馆再次遇见波利弗,二丫说了波利弗对她朋友临死前说的话,并用同样的方式杀了波利弗。

弑君者詹姆用右手将布兰推下了残塔,随后,他的右手就被卢斯·波顿的手下洛克给砍断了,而洛克也没什么好下场,他在长城以北被布兰操纵hodor所杀。

乔弗里砍奈德的头,欺负三傻,把酒倒在提利昂的头上,最终他自己也惨死在毒酒之下。

小编最后想讲的一个例子,也是最绝的例子。

有时候观众喜欢看恶人和恶人自相残杀,而大神马丁则默默安排了这个场景。

恶人一,红毒蛇奥伯伦·马泰尔:

各位权游迷可能不认为红毒蛇是个恶人,因为他在剧中替提利昂比武审判,似乎是一个非常英勇之人。

但若翻开他的历史,则会发现他绝非善茬,他有其毒蛇的一面。

在奥伯伦·马泰尔16岁那年,他和奥蒙德·伊伦伍德伯爵的情妇偷情,不幸被发现了,奥蒙德伯爵因此要求和奥伯伦亲王决斗。

由于奥伯伦是亲王,因此两人约定见血为止,决斗过程中两人难分胜负,都负了伤,但奥蒙德回去后不久便毒发身亡了。

给人家戴了绿帽子,还在公平决斗时在兵器上抹毒,在这之后,奥伯伦便被人们称为红毒蛇。

恶人二,魔山格雷果·克里冈:

魔山的恶在剧中体现在他把年幼的弟弟猎狗当成牛排一样压在火上烤,直到他面目全非。在簒夺者战争中,魔山还奸杀了伊莉亚·马泰尔公主。

而在原着中,他就更恶了,他在河间地少啥掠夺,在小酒馆中不但强抢民女,还各种侮辱人家。

如今,这两个恶人碰面,会有怎样的火花呢?

先是红毒蛇用他的长矛将魔山钉在了地上,然后是魔山的极限反杀,整个过程极其血腥。

红毒蛇当场毙命,魔山在原着中则更惨,他中的是狮身蝎尾兽毒,无药可救,每晚他痛苦的嚎叫使整个君临听得到。

魔山死后,他那硕大的头颅被泰温·兰尼斯特送到多恩赔罪,而他的身躯则被科本做成了没有头的生化魔山,供瑟曦作为杀人武器驱使。

由此可见,这两个恶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而马丁的高明之处,便在于用极具数学对称美的因果循环,将正义渗透到权游的剧情之中。

同时,他还会用消消乐的手法,让两个恶人对决,同时消失在这世上。

正义兴许会迟到,但它永远不会缺席,终有一天,它会以你最为熟悉的形式,来对你过去的所作所为进行审判!

好了,今天的重温权游系列到这里就结束了,各位小伙伴,对于权游中的因果循环,你们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