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佛前之最初发心,劝请诸佛初发心

不同佛前之最初发心

劝请诸佛初发心

图片 1

劝请诸佛初发心

十 净心品

释迦牟尼佛宣讲完广度众生之善巧方便后,又开始叙说令诸佛初发心因缘。佛言:“我以佛陀之智慧现见微尘数十方世界中趋入涅槃之如来,是我令其初发菩提心,如东方花朵盛开刹土之无垢威严功德王如来、极喜刹土中之不动如来、瞻洲净水刹土之日藏如来等等。无量无边正在住世转法轮之佛陀,都乃我令其初发心,中行六度万行,并最终得以获我授记。”

不同佛前之最初发心

正当释迦牟尼佛叙述经过时,花朵盛开刹土中无垢威严功德王如来法座震颤,众眷属皆问缘由。无垢威严功德王如来答道:“此乃娑婆世界之释迦牟尼佛正宣说过去发心经过所致。释迦牟尼佛当年也曾使我初发菩提心,实为我之善知识,你等皆应前往释迦牟尼佛住持刹土恭敬赞叹。”眷属皆欲前往,但不知娑婆世界究竟处于何方,便请教世尊。

无等大师释迦牟尼佛初发菩萨提心之情况,据《未生怨王忏悔经》中云:“无数不可思议劫前,如来正等觉胜他幢如来出世传法。于其教法下,文殊师利菩萨变现为一说法上师,名为智王。他有一日去王宫化缘,并讨得满满一钵食物。释迦牟尼佛彼时转生为一商主之子,名净臂童子。当时他正躺在母亲怀中,一见比丘后,立即就自行走到他面前讨要食物,比丘便分给童子一份摸达嘎食。

无垢威严功德王如来即伸出手掌,五指放射万丈光芒,光中现出九百一十万佛刹中之如来,娑婆世界亦在其中。整个娑婆世界大地、天空,尽为菩萨、人天、龙王充满,连手杖也无地方放置。众眷属都目睹释迦牟尼佛正面向自己说话,便将之纷纷告知世尊。无垢威严功德王如来即说道:“释迦牟尼佛乃一切智智,娑婆世界大地天空中每一众生均看见释迦牟尼佛面向自己说法,因如来一种显色、形色,即能显现种种显色、形色。众生如信仰梵天、魔众、自在天,佛陀即能以此等形象、语言为众生宣说佛法。”

童子又跟随比丘来到如来前,比丘将钵交给他,令其亲自供养佛陀。童子即将之供养佛陀及诸眷属,结果一钵食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童子随即皈依比丘,比丘则为他传戒,并令其发菩提心。

光显菩萨等菩萨众闻言即欲前往娑婆世界,稍后即向无垢威严功德王如来请问道:“娑婆世界现已遍满菩萨,若我们前去恐无立锥之地。”无垢威严功德王如来则回答说:“善男子,你们无需担忧娑婆世界空间大小,因释迦牟尼佛具不可思议功德,所住持刹土实乃广大无边。

童子父母为寻儿子随后赶来,净臂又开始劝请父母皈命佛陀,父母最终就与五百人一同在佛前出家,并发菩提心。此乃释迦牟尼佛初发菩提心之经过。”

释迦世尊过去以自己发愿力宣说三皈依、三乘法,并传授三乘戒律,又开示三解脱法,从而使无边众生脱离三恶趣并得三寂灭之道。正因其以前世发愿力做此等事情,故而欲往释迦牟尼佛以慈悲所摄之广大刹土就勿需担心。

与上述公案较接近之记载,可见于《呵斥破戒经》,此经有如下记述:

释迦牟尼佛成佛后不久,一次为调伏众生,便住于明眼夜叉所居之芸香树山洞内,并以安乐、欢喜心跏趺坐七天。当时,释迦牟尼佛身躯遍满整个山洞,洞中连一四指大小空闲土地亦难找到。七日过后,十方大菩萨众一百二十亿为顶礼承侍如来且闻受佛法,纷纷来此娑婆世界之芸香树山洞口。此时释迦牟尼佛显示神变,所有亿万菩萨均目睹此山洞宽绰有余,便全部进入其中。在此广大非常之山洞内,每位菩萨均在佛前以各种幻变作种种供养。他们一一幻化出七宝所制成的宝座、宝垫,并在山洞内听受佛法。当这些菩萨结束闻法回归各自刹土之后,此芸香树山洞又恢复成原先模样。

“久远之前,极光如来出世传法时,弥勒菩萨曾为一转轮王,并初发菩提心。四亿劫之后,释迦牟尼佛于胜他幢如来前始发菩提心。他于一千年中以种种资具及昂贵珍品供养、承侍如来,以此广积善业。待如来涅槃后,他又建成长宽高各为一由旬、一由旬、半由旬之七宝遗塔,并为获无上菩提而发愿。”

四大部洲中有一具有智慧之帝释天,当时寿命临近终结,将堕旁生,他自己也感异常恐惧。三十三天八万四千天子与此帝释天便一同来到芸香树山洞,并坐于山洞附近。承释迦牟尼佛加持,帝释天此刻想到:我应使五髻寻香子以悦耳动听之妙音赞叹释迦牟尼佛,如此定会使如来出定。想到这里,帝释天便劝请五髻寻香子发美妙音声。蒙释迦牟尼佛加持,五髻寻香子马上拿起琵琶,用歌声乐音五百次赞叹世尊。如此做过之后,释迦牟尼佛便入妙音现前顶等持,以此等持集中整个娑婆世界中所有具足神通之罗刹、夜叉、非天、大鹏、人非人、大腹鬼、寻香者,以及欲界、色界天人。喜歌声妙音之众生听闻后生大信心;喜赞诵之众生听闻对佛陀的赞叹后亦生起信心及恭敬心;喜笛声者则于听闻笛音后顿起信心。

另《报恩经》中记载阿难曾问佛陀:“世尊对诸比丘如是关爱,不知世尊发菩提心已有多长时日?”佛陀告诉他说:“无数劫前,有两人因广积恶业而致身堕地狱。狱卒令二人推拉马车,且不得停下歇息,并不断以大铁锤痛击他们。其中一人因身单力薄已无力再拉,但他被锤打致死后又立即复生并再度遭罪。此时另一人则对他生出强烈悲心,此人祈请狱卒:‘我一人拉车即可,请务必将他释放。’狱卒闻言顿生嗔恨,抡起铁锤就砸向发悲心之人,结果此人被砸死后立即转生三十三天。”释迦牟尼佛接着又说道:“当时在地狱中心生慈悲之众生即为我前身,我最初发菩提心之对境即为地狱众生,后来即开始对一切众生皆发慈悲心。”

释迦牟尼佛出定后目光直视山洞口,帝释天就上前请求道:‘我死之后当转生何处?’

又《毗奈耶经》中记载,有声闻眷属曾问释迦牟尼佛最初如何发心,佛陀回答说:“久远之前有一具光国王,他拥有一色如睡莲般洁白之象,此象七肢分外强健、庄严。国王将大象交与驯象者调服,驯象者驯服它后又将之交与国王。国王与驯象者某日同骑此象前往森林狩猎,进入林中后,大象嗅到雌象气味后即开始疯狂奔跑,疾如厉风,两人顿觉天翻地覆。国王心生极大忧怖,他令驯象者立即管束住大象,怎奈驯象者却说道:‘仙人咒语我已施用过,亦用铁钩勾招过它,绳索、镣铐也全都试用过,不过国王应知,凡此种种均无法调伏贪心,所谓贪心可谓此消彼长、生灭不已。’想尽一切办法均无法制止住狂象躁动后,驯象者只得对国王说:‘看来所有办法都已对此象无能为力,国王还是抓紧树枝、力争脱身吧。’国王只能依言与驯象者相继抓住树枝,狂象则一路奔跑而去。

释迦牟尼佛则说道:‘所有夜叉等众生可全部过来。’于是山洞中十二个恒河沙数夜叉等众生便全部汇集起来,山洞也随即变大,释迦牟尼佛就开始为其广宣佛法。中有眷属属声闻根基,便听到声闻法,九亿九千万众生因此获预流果;大乘根基众生则听到大乘法,五髻寻香子等一百八十亿众生从无上菩提中获不退转果位。这些众生中有发无上菩提心者,有发声闻、缘觉乘心者,帝释天智者也摆脱死堕畏惧,并延寿一千年,且最终从无上菩提中获不退转果位。

脱离险境后,国王对驯象者说道:‘你怎能将未驯服之大象交与我?’驯象者辩解说:‘我确实已将其驯服,但它一闻到雌象气息就无法自制,我亦无可奈何。不过,因它已被驯养过,不久它即会自行返回。’

善男子,释迦牟尼佛住持之地就如是广大;如来法界坛城亦如是广大,且无人能测度;如来度众所用之善巧方便同样广大非常,边际无法衡量;如来身躯也非常广大,顶髻、身体任谁也无法测量。如娑婆世界众生能全部集中于如来体内,并从如来一毛孔中出入,即便用天人天眼也无法了知一毛孔之边际,此乃如来身躯广大程度。

七日过后,大象狂野之心渐趋正常,它已能约略忆念起自己被驯养之情景,于是便又从林中返回王宫。驯象者大喜过望,他急忙将情况汇报与国王。国王犹自怒气难消:‘看来你并未真正驯服此象。’驯象者信誓旦旦保证说:‘我真真切切已将其驯熟,国王若不信可亲自测试。你只需放一燃烧铁球,然后令此象吞入肚中,它定会依令行之。’

另外,释迦牟尼佛刹土之广大,十方恒河沙数世界中所有众生如若全部到达娑婆世界,仍可轻松容纳,此皆为世尊前世发愿力所致。即便千万个十方世界所有众生都进入娑婆世界亦可包容无遗,更遑论十方?!此也为释迦牟尼佛初发心时发愿所致,故而刹土如此广大。因此,以上所说皆证明释迦牟尼佛超胜其他如来。

正当大象未有丝毫犹豫正欲吞下铁球时,驯象者提醒国王:‘大国王,它若真吞下燃烧铁球,则必死无疑。’国王不甘心地问道:‘它既已被驯服,为何还要给我们制造大麻烦?’驯象者回答说:‘大国王,我已说过,我所驯服者乃它身体,并非其心。我只为一调伏身体之驯象师,根本不能堪称为心之调伏者。’国王紧接着问他:‘在此世间有无能调心之人?’驯象者此刻受天人劝请脱口而出:‘大国王,唯如来正等觉方能调伏身心。世间人因贪欲增上,尽管为摧毁贪心亦会行种种精进之道,不过大多都半途而废。我以各种方法驯服具有美妙身相之大象,而无色相之微细心唯赖佛陀教言方可调伏。佛陀具大威力,又断尽烦恼,实为真正英雄。任何人只要依止佛陀,无形之心都可调柔。’

善男子,你们应带月亮花前往已目睹之西方娑婆世界,代我问候、祝福释迦牟尼佛。”

具光国王听到驯象者说佛陀拥有精进、威力等功德后,立即开始行广大布施以积累资粮,并在发心后又发愿道:‘以此广大布施力,愿诸众生得佛果,往昔如来未调伏,所有众生皆度化。’他当时即如是发无上菩提心并发愿。”

无垢威严功德王如来即派秘宣、光显等菩萨两万余人,以如来幻变力使之一刹那就离开花朵盛开刹土。他们来到娑婆世界后,便按无垢威严功德王如来所说供养、赞叹释迦牟尼佛。

其他本师传中有极明、极贤国王之公案,唯名字与上文不同而已,实际所指乃为同一国王。

东方现喜刹土不动如来法座此时亦开始震颤,不动如来派出菩萨前往娑婆世界,住持其他东方刹土之如来也派出无数菩萨前来供养、赞叹。待将东方如来刹土名号叙说完毕,释迦牟尼佛又开始叙说南方诸佛刹土。

又曾有诸多弟子向释迦牟尼佛询问道:“世尊初发无上菩提心后,最早是于哪位佛陀前供养饮食?”佛陀回答说:“久远之前,我曾转生为一广大城市中之大光陶师,彼时亦有一位名为释迦牟尼佛之佛陀出世传法。他拥有智慧第一、神通第一之两大弟子,分别叫做舍利子、目犍连,亦有一侍者名为阿难。佛陀带诸比丘眷属前往广大城市化缘时,因佛陀当时患有风湿病便传语阿难道:‘阿难,你应前往大光陶师处,向其索要酥油、芝麻油、蜜汤等物。’阿难依言前往,将佛陀吩咐告知大光后,大光与儿子亲自带上酥油、芝麻油、蜜汤来至佛前,并以酥油、芝麻油为佛陀敷抹,沐浴,后又服侍佛陀喝下蜜汤。待佛陀病愈后,大光在佛陀脚下顶礼并发愿说:‘以我供养之功德,愿我将来转生于释迦族,并能拥有与你相同之功德与果位;愿我能令梵天界以下所有可怜众生皆得以无畏、无惧而得度化。’如是发愿已,其子亦发愿道:‘愿我将来能通达色法本性,并能承侍佛陀。’

南方无忧刹土中有无忧吉祥如来,释迦牟尼佛对众人宣说道:“此无忧吉祥如来亦为我让其初发菩提心,中行六度万行,并最后得我授记。”同样,在叙说完南方无数刹土、佛号后,南方无量无边佛陀法座也开始震动,这些佛陀也如前所述那样派出众多菩萨前往娑婆世界。

当时之陶师之子即为如今之阿难尊者。”

待一切圆满后,释迦牟尼佛又开始宣说西方诸佛刹土名号:“从此往西有宝山如来住持之寂慧刹土,宝山如来也是我让其初发菩提心。”叙说这些如来时,他们的法座全开始震动,并且皆派众菩萨前来娑婆世界。

陶师最初为获无上菩提而发愿之事迹,在《贤劫经》中也有相似记载。此经云:“往昔我为劣人时,释迦牟尼如来前,供养陶器盛满油,最初发起菩提心。”而世尊转生为海尘婆罗门时发下五百大愿,实乃为调化刚强难化之娑婆世界众生而发菩提心之开端,此理上文已宣说过。

释迦牟尼佛再宣说北方、上方、下方、东南方等十方如来刹土名号:“比如从此刹土越无数世界,有一尊胜刹土,住持佛陀为多闻子芸香王如来。此如来亦为我让其初发菩提心、中行六度波罗蜜多,后得我授记。”宣说他们名号时,这些如来所坐宝座均开始震动,他们也派出众多菩萨前往娑婆世界。

此外,依靠佛陀而造作之微小善根,或依佛陀而发之诸愿亦绝不会空耗。此中道理佛经中有云:

总而言之,十方无数如来前之无量菩萨纷纷来此娑婆世界,所有佛陀都遣菩萨带花问候、祝愿,且赞叹道:“释迦牟尼佛曾为我等善知识,最初让我们发菩提心,中又令我们行六度万行,最后得其授记。如今他已成佛并为众生宣说佛法,我等皆至心随喜。”

久远之前,胜伏如来出世传法。如来某日与两大殊胜弟子及菩萨、梵天眷属同往富丽庄严之国王王宫化缘,途中偶遇三位童子。这几个孩童均打扮得鲜亮、得体,他们一见佛陀立刻生出信心。其中一童子由衷倡议说:“值遇殊胜福田,我们理应尽心供养。”另外两位则为难说道:“此处又无鲜花等供品,我们以何作供养?”那最先倡议之孩童闻言便把一无价珍宝——双股珍珠项链拿出欲供养佛陀,另两位伙伴便效仿他,也各自取下双股珍珠项链以为供养。带头供养者又问他们二人:“供养时你们欲发何愿?”其中之一手指紧挨如来右侧之人说道:“如来右方之人为诸弟子中智慧第一者,我愿能与他相同。”另一位则指着如来左边神变第一之眷属说道:“我愿获取如他那般之成就。”两位又问他欲发何愿,他则坚定说道:“我愿成就与佛陀无二无别之果。”

等十方无量菩萨全部集中后,释迦牟尼佛随即显示神变,所有集中于娑婆世界之众生,每一身体都幻变成一由旬大,且遍满整个空间、大地。但此等众生除见释迦牟尼佛以外,所有一切均未看见,互相之间亦不曾目睹对方,唯见虚空无边,眼前之一切山河大地尽皆隐匿。

胜伏如来听闻他所发大愿后,欣喜授记道:“你所愿极为广大,亦善妙非常。以你愿力故,在你每迈出一步之短暂时间内,即可迅速积累成百上千转轮王所造善根,亦可累积亲睹成百上千帝释天、梵天、如来庄严身相所需之善根。”此时,两位发声闻乘心之童子所供珍珠项链自然挂于佛陀左右肩上;另一位童子之发心已为如来发心,他所供养之珍珠项链,顷刻间就化为佛陀顶上之宫殿,且内里有如来身相。胜伏如来又面带笑意为两童子授记道:“待他成佛时,你俩分别为他眷属中智慧第一、神通第一之弟子。”

此时释迦牟尼佛入遍虚空净法等持,月亮花等各种供品皆经过释迦牟尼佛毛孔进入体内,娑婆世界所属所有众生均目睹此事,无量众生都远离心与心所,对应色法之分别念亦全部消失,众生全都专心致志用心专注于如来。众人就如亲见极乐花园一般,眼见如此众多之宝树,缤纷多彩之鲜花、琳琅满目之绫罗绸缎,再加妙衣、宝伞、胜幢、飞幡、臂饰、珍珠饰等等严饰花园之物,这些众生皆欲前往观瞻、赏玩。

当时之两童子即为后来之舍利子、目犍连尊者。

所有娑婆世界中众生,除地狱、阎罗世界、旁生、无色界众生外,此时全体进入如来毛孔中。释迦牟尼佛则收回幻化并且出定,众生相互之间已能目睹,于是便互相说道:“释迦世尊现在何方?”弥勒菩萨应声答道:“诸位有情,我等众生皆已进入如来体内,你们想必应已了知。”诸众生此时都看见身体内外,且全都现量见到一一众生在佛陀体内集中之过程。他们于是想到:“我们从何而入?何人吸纳我等?”弥勒菩萨便对在场所有眷属进一步解释道:“你们实应谛听,此乃如来不可思议幻化所变现。为利益众生,佛陀为我等宣说佛法而显示神变,你们皆应如理思维此理。”在场眷属听罢纷纷恭敬合掌。

如是上述种种公案皆在叙述释迦牟尼佛初发心之情况,其他经典中有关释尊于不同佛前发心之记叙尚有多处。所谓最初发心据《经庄严论》所言可分两种:其一,以粗大名言而发之世俗菩提心;其二,以细微法性而发之胜义菩提心。《经庄严论》又将以名言而发心之因抉择为五种:“友因根本力,闻力善习力,生稳不稳固,称他说发心。”

释迦牟尼佛趁此机会向他们宣说能永远维持安乐之法门,同时讲了诸如:从轮回淤泥中获解脱、趋入八菩提支、行持一切智智、圆满如来自然本智、对一切众生生起慈悲心等发心之十种回向、诸法无我、心性无生灭等种种法门。如来体内恒河沙数众生皆因之而获无上不退转菩提果位,无数菩萨同时也获得总持、安忍等功德。

也即是说,佛陀在胜他幢如来前发心是凭友力而发心,因文殊菩萨当时变为说法上师智王,他以善巧方便劝请童子,并将之带往如来前使其发心、积累善根;而当释迦牟尼佛转生为三位童子中之倡议者时,他看到胜伏如来后便供养双股珍珠项链,并发愿获如来果位;再看他转生为地狱中拉马车者加巴谢达时,因悲悯朋友而初发悲心。这后二者皆属因力发心,实乃其前世种姓苏醒、成熟后方才发心。三孩童中,当时发心广大者即为后来之释迦牟尼佛;各自发心欲成为神通、智慧第一者,即分别为后来之目犍连、舍利子尊者,他们当时即如是发心。地狱公案中加巴谢达之发心既可称为因力发心,亦可称为根本力发心,因《经庄严论》有云:“彼根为大悲,恒思利他众。”发菩提心之根本即为对众生生起慈心、悲心,故而可称之为根本力发心。同时,加巴谢达之发心亦为其大乘种性苏醒之缘故(,因之又可称其为因力发心)。

当众生从如来毛孔中出来后,大家均感稀有难得,于是便恭敬顶礼如来足下。他们为欲观察了知如来妙音坛城、身量具体之状况,就各自回到十方如来刹土中。至东方刹土中之菩萨虽已越过东方无数刹土,但释迦如来之声音一直回荡耳边,世尊言语之含义、音声历历在耳,如同近在目前。而如来身体亦无有增减,身躯遍满整个空间,诸菩萨、声闻又亲睹世尊一毛孔中都有无量菩萨声闻自在出入。与之相同,如来遍身所有毛孔中均有无数菩萨、声闻进进出出。

至于具光国王之发心则是以听闻力而生菩提心,因当时驯象者明确告诉国王,他只能驯服象身,无法调伏象心,唯有佛陀方可调心。如是宣说佛陀功德后,国王便开始广行布施,并于佛前发心,因他乃听闻别人话语后发心,故可称之为听闻力发心;再看大光陶师,当其供养释迦牟尼佛食物时,自己发愿欲与释尊一模一样,此乃依前世善根力而发心,以他前世造善业之因而能值遇如来出世,并能积集资粮、发成佛愿;而海尘婆罗门五百大愿之发心,因其此生与多生累劫之前世皆不断修习大乘所摄善法,故而最终获取超胜其他菩萨之广大悲心,并以此大悲心而守持浊世不清净刹土。

与东方诸菩萨耳闻目睹相同,南方及其他各方刹土中之菩萨也如是现量见闻所有进入如来体内众生皆从毛孔中出,此等菩萨便于如来前顶礼,又用种种语言、文字作各种赞叹,并坐于如来前。欲界、色界天人降下充满妙香与鲜花之雨,弹拨出动听美妙音声乐器,同时亦以宝伞、飞幡等物作为供品。

发心之因并非五项全需具足,其中之一力都能令人生起菩提心,且最终成为真正菩提心。最初凭五因中之一因而发起菩提心,随后在胜解行地时,于其他世代、不同界域,亦可有各种不同之再度发心。此等发心通过自力生起后,将日趋稳固。直至登地之后,生生世世都不会退失发心,且越来越增上、殊胜。

有一大菩萨名无畏正度在释迦牟尼佛前恭敬合掌后说道:“这部广说如来授记之经典当以何命名?”释迦世尊即告诉他道:“此经名为《如来趋入等持法门经》,也可称作《众多如来经》、《众多聚汇经》、《菩萨得授记经》,或《无畏得度经》、《大悲妙法白莲经》等。”

原本大乘种性之人都可含括于因力发心具足者,不过依不同因缘仍可说为种种不同之最初发心。如上所述之几种初发心情况,若按次第而言,发心顺序应为商主之子、三孩童中一童子、加巴谢达、具光国王、大光陶师、海尘婆罗门、此种次第可谓互不相违。但加巴谢达因对地狱众生生悲心而发愿;三孩童中一童子因目睹佛陀而后生信,并供养珍珠项链,然后发愿;与此二者相较,具光国王、大光陶师之发心分明超胜彼等,因这二人皆因真正知晓佛陀功德后才生起猛厉欲乐心,然后发愿欲获佛果,商主之子亦与国王、陶师情况相同。

无畏正度菩萨又问道:“如有善男子善女人守持、念诵,甚至仅为人宣说一偈,此等善行有何福德?”释迦牟尼佛便回答说:“此经功德前已叙说,今再略宣。任何人听闻、读诵、守持、为别人宣说一偈,或于未来末法五百年时缮写、守持,所获功德不可思议,诸大菩萨十大劫中以六度万行所积福德亦不能与之相比。皆因此经能令许多众生心得以清净;能遣除天人、魔众、梵天、沙门、婆罗门、夜叉、龙、寻香、鸠槃荼、饿鬼等众生之嗔心与争斗,并能破除众生、疾病及一切灾荒。依靠此经能使众生获得快乐;得无疾、无畏与安闲;且能断灭众生烦恼;增长众生善根;使他们皆得以摆脱三恶趣苦,从三恶趣中得究竟解脱,明了三乘道;并获总持、等持法忍,利益一切众生;能使众生未来安住于金刚座、降伏死魔、现证菩提、广转法轮;能令远离圣者七财众生得三十七道品;能令争斗眷属趋入无畏城市等等。以如此多之利益,我宣说如是法门。”

有人以愿菩提心、行菩提心来为发心分类,实则除佛经中所言以外,我们欲对前后次第一言断定实在有很大困难。无论如何,初发心后,后来之发心将愈发增上、稳固。及至海尘婆罗门时,他已对整个大乘佛法生出坚定信心,并令无数众生趋入大乘道,自己亦以大悲心守持不清净刹土,此乃真正利他菩提心之开端。因此,文殊菩萨首先令其发无上菩提心,以此善根使其种性觉醒,接下来依次第发心,此种说法当然可以成立。或者以三童子中发愿成佛者之发心,及加巴谢达地狱中生悲心为开端,商主之子之发心等次第而来也无矛盾之处。但因佛经中未有明显表述,我们自己完全以理证作推断、判定确有相当困难,所以无论上述次第如何排定,我们均应明了:佛经中常常碰到之有关初发心之描述,种种不同之原因乃在于各个阶段不同,因此不会自相抵触。

释迦牟尼佛言毕即暗自思忖:我把此等法门交付与谁?末法五百年时,谁能护持此法?此法实在胜妙无比,但谁能无有厌烦地于行持非法与破戒众比丘耳边宣说此法?谁能于贪执非法、被世间妙欲捆缚而随其轮转、已趋入邪道、尚未成熟等众生前,以无有厌倦心之态度宣讲此法?

一般而论,仅仅依靠佛陀为获佛果而发愿,其无上菩提之果报也必将成熟,绝不耗尽。如魔王波旬仅仅伪装发菩提心,但他也已得未来成佛之授记。不过在未得圣道之前,特别对初学者而言,虽菩提种子未毁灭,但遭遇恶劣外缘时,他所拥有之菩提心相续在随后之来世中未必会连续现前,有可能出现忘失、中断等情况,因此发心有稳固、不稳固之别。五种因中,只具有友力、未具备其余四力,则此发心之因即为不稳固;若依其他四种力而发心,则此菩提心方堪称稳固。

正在思虑之时,在场眷属均已了知释迦牟尼佛之意趣,他们看见弥勒菩萨正带一夜叉仙人名福德王者前往释迦世尊前。释迦牟尼佛告诉夜叉仙人道:“大仙人,你应守持此法门。末法五百年时,你应把此法于具不退转善根菩萨耳边传授,你应令他们发不退转菩提心。”

此外,《经庄严论》又云:“各地所发心,胜解清净心,异熟之发心,如是断惑心。”所谓胜解行发心是指处于胜解地时所发之心;至不清净七地时,已修成自他平等心,故可称其发心为清净意乐发心;至三清净地时,功德自然而成,因之可将其地之发心名为异熟发心;及至最终获得佛果时,实已断除一切障碍,所以称其发心为断惑发心。另外,随五道十地之境界愈加广大,其相应功德亦可谓越发增上。因其差别所致,不同生世中都会再度发心,故而不同佛经中才宣说了种种不同之发心。

夜叉仙人请求道:“世尊,我定当依教奉行,以我前世发愿力,过八十四劫后,我以夜叉仙人形象行无上菩提道。此时,我必使无量众生修四梵住,令他们获不退转果位。末法五百年时,我定会令众生守持此法门,任何众生只要守持一个偈子以上,我则定当使他们心相续得以成熟。”

同样,对无生法忍亦有各种不尽相同之界定:小品无生法忍于加行道忍位即可获得;第一地菩萨已现见诸法真谛,他们所得之无生法忍可谓中品;登八地菩萨位时,其出入定已无分别,无念智慧亦已成熟,他们所得之真正无生法忍即可称之为大品无生法忍。因此可知,无生法忍不可一概而论,不同阶段各有各自所属之无生法忍。概而言之,随其所证空性境界之愈发增上,其所获无生法忍之境界、意义也日渐究竟,深广,故而上引佛经中才有种种对无生法忍之不同描述。

以上所述皆为《大悲妙法白莲经》中所讲述的释迦世尊授记经过,仅以简单语句概括。我等众生皆应凭此忆念世尊功德、恩德,并应生起坚定不移信心。无等大师释迦牟尼佛以大悲心如是成为五浊兴盛众生怙主而成佛。如《宝积经•弥勒请问品》云:“佛言:阿难,弥勒大菩萨行菩萨道时,便发心摄受具微薄贪嗔痴习气众生,并欲度化喜行十善之众生。他所发誓愿为:‘于此刹土中成佛实乃善妙!’未来当众生贪、嗔、痴等烦恼较微弱,且行十善道时,以他发愿力,弥勒菩萨会现前无上圆满正等觉果位。

与之类似,如来对众生所作之授记亦需具体分析。有些众生造作无上菩提心之细微因,需经长时护持方能成熟无上菩提,但如来见其初发心时就为之授记;有些众生得一地菩萨果位时就得如来授记;而登八地菩萨位者,自然就得如来授记。如无等大师释迦牟尼佛转生为婆罗门子智贤时,在他见到燃灯佛之当下即登八地,随即就理所当然得燃灯佛授记。在佛陀所获各种授记中,此授记最为人熟知并受重视,也最为重要,燃灯佛之所以成为过去佛之依据也由此而来。此外,虽身为不退转之菩萨,但暂时未得如来授记之情况也时有发生,故《广智经》中如是说道:“目犍连,众生根基各有差异,故应了知如来所说法亦相应有所不同。”《首楞严经》也对授记略分四种:对未发菩提心者之授记;对刚发心者之授记;秘密授记;对得法忍者之真实授记。

阿难,我过去行菩萨道时就发愿欲于五浊兴盛世界中,当众生贪嗔痴心较粗大、三毒烦恼猛厉、贪执非法、贪心尤为炽盛、守持邪法、不孝父母、不悌兄长、夫妻不和、亲友反目、不满圣者、对上师阿阇黎不恭、损恼自他、身形龌龊、野蛮愚蠢时示现成佛。‘如能在此等恶性众生中成佛实为胜妙’,此乃我当时所发大愿。

《白莲花论 释迦牟尼佛广传》麦彭仁波切 著 索达吉堪布 译

如此世间也被我选中,我仍以大悲心住持刹土,以大悲心在这些众生所居之城镇市邑、村落王宫中宣讲佛法。于此过程中,我恒遭诋毁,常有人以难登大雅之堂之恶语诟骂。阿难,有人说我持断见;有人说我持常见;有人又说我沉溺众多眷属中。当我前往在家人中去时,有人心怀不满地向我投掷泥土;有人施我以有毒之食;有人欲用火焚烧我……即便后来我已成佛,仍有众生谓我与女人行不净行,妄图以美女为工具毁谤我。阿难,我依然以大悲心发愿,愿在大悲心所摄下,面对如此之众生仍照讲佛法。

中国佛教故事网 佛教经典故事 因果报应故事 感应故事 智慧故事
恭请十方善信随喜转载、分享 功德无量

阿难闻言请求道:世尊以大悲心调化此类众生的确难能可贵,肩负任谁也无法挑起之重担真乃辛苦劳累。”

故事推荐:

《白莲花论 释迦牟尼佛广传》麦彭仁波切 著 索达吉堪布 译

始随芳草去,又逐落花归

算命算不准修行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